雷竞技官方入口

“抒情歌后”潘越云的悲剧人生:下嫁软饭男被捉奸在床

时间:2022-07-02 07:17:13 2022-07-02 07:17:13    | 来源:雷竞技最新官网 作者:雷竞技官方入口·

  我们的相遇是渺茫人海中的一粒尘埃,但是一粒尘埃折射的阳光是最耀眼的,希望你可以把你的故事说给我听,而我将作为最好的听众倾听你的声音,大家好,这里是小韦情感站,我是小韦

  2008年8月26日凌晨,一名男子协同辖区警方冲入一栋私人别墅中,当场撞见妻子一丝不挂与奸夫躺在床上。

  男子怒火中烧,立刻拿起相机拍下“罪证”,并以「妨害家庭」的罪名把两人告上法庭。

  不久后,一则《老公携警方出动,台湾歌手潘越云被捉奸在床》的新闻,轰动了整个娱乐圈。

  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上面还有哥哥和姐姐,因此备受父母宠爱,可以说是含着「金汤匙」出生的小公主。

  以至于童年时期,她为数不多的娱乐方式,就是在一间四层楼的洋房里听黑胶唱片。

  这些唱片一部分是母亲收藏的上世纪50年代上海的流行音乐,另一部分则是哥哥姐姐买回来的西洋音乐。

  父母因在一次意外中双亡,导致刚上大学才就读一年的潘越云,被迫休学外出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独立生活。

  那时候,潘越云每个晚上都在同一个地方My Club演出,抱着吉他自弹自唱,和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合作演唱,浪掷青春。

  她有一位在十几岁就认识的好友——邰肇玫,发行了唱片并迅速走红,成为家喻户晓的校园民谣歌手。

  有一次,潘越云去参加学校的一个慈善晚会表演,刚巧在台上自弹自唱时,吸引到台下邰肇玫的注意。

  反正无依无靠一个人,得知有机会成为签约歌手出专辑,潘越云拎着一卡皮箱便独自赶到台北的录音间试唱了三首歌。

  “第一首调很高,是王海鸰的《忘了我是谁》,李敖写的词,王海鸰当时还是学生,但这首歌已经是一首口碑很好的校园民歌;第二首我唱了蔡琴的《恰似你的温柔》,调又非常的低;第三首我就自弹自唱了一首西洋民谣。我觉得他们当时只是在听我的音域,而我高的能唱,低的也能唱,这正是他们想要的。”

  1980年10月31日,潘越云作为「滚石唱片」第一个签约的歌手,正式出道。

  得益于「滚石唱片」背后强大的资源,以及自身极高的音乐天赋,她凭借首张专辑的其中一首《我的思念》一炮而红。

  “《我的思念》有三段词,每段都非常‘文学’。我很幸运,从一开始加入滚石,就能演唱这些很有内涵、有文学味道的作品。这是对提升歌手地位很有帮助的一种符号。”

  1982年8月,潘越云发行了第二张专辑《天天天蓝》,这结合音乐与文学的作品,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回响,在当时创下了十万余张的销售记录。

  1983年1月,潘越云在电影《野雀高飞》中客串一角,同时为该电影演唱主题曲《野雀高飞》与《野百合也有春天》。

  同年她又发行了《胭脂北投》与《无言的歌》两张专辑,后者荣获该年流行歌曲畅销排行榜《首季金榜第一名》大奖。

  这意味着潘越云仅出道3年,便已走出自己独特的歌路,同时仍能受到市场的肯定,开启了属于自己的歌坛时代。

  例如与三毛、齐豫合作,发表的个人传记式作品专辑《三毛作品第十五号—回声》。

  这张专辑称为台湾第一张出版贩售的实体CD,被称之为“传记音乐”,不仅震撼整个台湾乐坛,还因为三毛作为制作人,震撼了整个文坛。

  1989年,潘越云再创巅峰,发行了第15张经典个人专辑《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》。

  这张专辑虽没有帮助她拿到「金曲奖最佳女演唱人」,却拿到了更有含金量的「最佳演唱专辑」奖项。

  其中,专辑的同名曲《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》一度风靡大江南北,成为她传唱度最高的经典代表作之一。

  1993年,她发行的专辑《痴情》,入围了第6届「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演唱人奖」。

  专辑收录的歌曲《痴情不是一种罪过》,还被选中作为琼瑶剧《梅花烙》的片尾曲。

  然而,这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。在名利场收获掌声、鲜花、狂热的潘越云,也敌不过现实生活的颓败、寂静、悲凉。

  对于父母早逝,孤独了大半辈子的潘越云来说,她对家的渴望异于常人,自然格外珍惜家庭生活。

  当时,潘越云的事业正如火如荼,而黄光全在书画界却一直没有闯出什么名堂,收入也是朝不保夕。

  女强男弱的婚姻组合,让自尊心天天作祟的黄光全在妻子面前,总感觉低人一等。

  据潘越云的友人透露,脾气暴躁的黄光全常常借酒装疯,对着潘越云大吼大叫,甚至在她怀孕8个月时,还拿着刀子用恐吓的语气在她面前挥来挥去。

  后来,潘越云接受采访也都承认这些事实:“我一直以来都扮演家里经济大梁,是我在养这个家。”

  在经历了无数次崩溃和惊吓之后,潘越云动了离婚的念头,决意彻底离黄光全而去。

  心灰意冷的潘越云,只好带着女儿四处搬家生活。只是搬了3次,依旧没能摆脱黄光全的纠缠。

  “我求助无门的时候,不像别人可以回娘家诉苦。我17岁时爸妈就过世了,每次看到女儿,就会想起我的爸妈。如果他们知道我的婚姻是这样一败涂地,一定会替我难过。”

  而这件事情,被黄光全发现后恼羞成怒,随后他做了一件让潘越云无可原谅的事情。

  据悉,他趁着潘越云出国表演期间,以看望女儿为由进入到潘越云的家,并私自配了钥匙。

  他协同辖区警方一起闯入潘越云的私人别墅中,当场撞见潘越云一丝不挂与黄启洲躺在床上,更是拍下了女方的裸照。

  有记者致电法律顾问,在了解了事件情况后,法律顾问表示按照台湾的法律来处理:

  「在分居却没离婚的状态下,被丈夫捉奸在床,已构成“妨害婚姻及家庭罪”,可判处潘越云以及该通奸男子一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。两人对外以夫妻名义长期同居,还可能被判“重婚罪”而遭更严重的法律制裁。

  不仅如此,台湾的法律还支持受害方主张精神损害赔偿。处理离婚等问题时,法律也会在财产和小孩的分配上偏向受害方,潘越云最后可能落得“人财两空”的下场。」

  2009年,黄光全一纸诉状将原配潘越云告上了法庭,要求赔偿自己的精神损失费和名誉损失费,共计800万新台币。

  然而2008年「金融风暴」袭来,潘越云没能躲过,不得已才在51岁的高龄重出歌坛,并与内地的唱片公司接触。

  谁曾料到,刚筹备好新专辑准备推出,「捉奸事件」就闹得沸沸扬扬,潘越云的形象受到了严重的影响,事业也随之受到了巨大打击。

  “对我来说,这不是一件很羞愧的事,我也不后悔,即便在法律上、道德上,别人认为目前还有婚约的我在行为上有瑕疵,但我是成熟的大人,我自己做的事,我愿意承担。”

  2018年,61岁的潘越云在经历了人生的起落之后,先后报考了「文化大学」音乐学系商业音乐硕士班、「台湾师大」流行音乐产学应用硕士在职专班,并都顺利拿到学位。

  在如今这个“娱乐至死”的时代,提起潘越云大家都只记得她婚姻的一地鸡毛,却完全忘记了她在乐坛的贡献与地位。

 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,感谢你阅读到了这里,希望我们之间的故事还会延续,小韦在这里准备好了倾听,你的故事准备好了吗?

 
电竞雷竞技 , 联系电话:400-8622017 , 销售热线: 0773-3677777 ,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隐私权政策 设计制作:雷竞技官方入口 雷竞技最新官网